这次,娇宠一生

萧洛洛

首页 >> 这次,娇宠一生 >> 这次,娇宠一生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怂鱼爱上狮子 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 红眸冷妃:逆天废材小姐 杨戬与孙悟空 鬼王枭宠:腹黑毒医七小姐 侯门艳妾(重生) 夜夜笙歌,冥夫欺上身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[综武侠]我的部下是鬼神 医手遮天
这次,娇宠一生 萧洛洛 - 这次,娇宠一生全文阅读 - 这次,娇宠一生txt下载 - 这次,娇宠一生最新章节 -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[]

第一百一十五章(番外)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安泰三年五月。

浩城的仲夏夜格外凉爽, 格外热闹。月上中天,市集华灯争艳,歌管楼台笙歌燕舞,豪客一掷千金, 笑看秦楼楚馆玉人。

某间酒楼包厢内,提举大人荣惠盯着妖娆万分的斟酒美人连连摆手。

“真不行了, ”他对右侧穿绸缎衫子的胖员外说,“下官酒量一向浅, 你们这帮家伙, 都说执照没问题了,货没事儿什么都好说......喂,我说姑娘、大姐、姑奶奶!别倒了!”

满桌的胖员外都嘎嘎笑:“荣大人,些须小酒不成敬意。大人千万赏脸, 在草民等人眼中, 您就是财神爷......”

“行了行了,甭给我灌迷魂汤了。我跟你们说啊, 你们能运送这些货物去乌斯古, 都多亏了秦御史。他有皇上的特令, 只有他发话下官才敢点头。秦大人就坐在隔壁,快去灌他,不不,是敬他。他可是海量, 来者不拒, 人又豪放, 你们越敬得多他越喜欢。”

要命啊,酒能乱性,这个样子喝下去,他要把持不住了呀!他的“贱内”可是头河东狮......关键时刻顾不得许多,赶紧祸水东引、围魏救赵,他好趁机溜回家。

随着一阵推拉椅子的声音,满桌的胖员外擎着大酒碗涌向隔壁包房。荣惠借口如厕,做贼一般,带了小厮匆匆逃跑。

酒楼这边,隔壁包厢门被敲开。一个同样穿着丝绸直裰的员外站在门口,冲恭敬捧着酒碗的外来者疑惑地道:“秦大人早就走了呀,说家中有事。走之前还把银子都结了,咱们两座包厢的都是。”

“嗳哟!”客商们捶胸顿足,“谁缺这点银子,哪里不吃了一桌席面!本来要请两位大人的,这下......”

一个胖老头儿摸出怀里的玉核桃喀喇喀喇转着:“你们有所不知,这两位大人都惧内得紧,自然不敢太晚回去!哎,我等也早些散了吧。”

“惧内?”

胖老头把核桃转得更响了:“你们这些新客,还是来这儿的日子短。荣大人嘛就不说了。秦大人呢,别看年纪轻生得又俊,那可是出了名的宠妻,咱浩城人都知道。”

“宠妻?都怎么宠的?”

胖老头儿不紧不慢地说:“去年呀,秦大人做了件惊世骇俗的事儿。他雇了八台大轿,抬着夫人,披红挂彩、舞龙舞狮,还叫了一群吹啦弹唱的艺人押阵,轿子从城东抬到城西,请全城的百姓都去吃流水席,说是庆祝娶妻两周年。对了,当时秦大人的千金都半岁多了,让秦夫人抱在怀里一起坐轿子。娘哎,我老头子算开眼了。”

众人听得酒都洒出来了:“还有这样宠女人的?”

“可不是嘛。两人自幼定亲,青梅竹马......噢,秦夫人人品也是没得说,宽和仁善,叫人佩服。”

胖老头说了方巧菡怀孕期间做吃食送给营地军士、包揽浆洗军衣的活儿、不时添补被褥等必须品的事。

“......夫妻两人情深意笃,跟蜜里调油似的,好着呢!所以呀,以后你们请他吃饭也就算了,那些个妖妖俏俏的姑娘就别叫了,省得再像这次这么尴尬。”

“噢。”一个胖员外呷着碗里残酒,嬉笑,“那、那这些红姑娘就、就......嘿嘿,人都叫来了不好赶走,就咱们自己享用算了。”

“啐,李四啊李四,收起你那花花肠子,看我不跟你丈人告状!”

......

秦宅。

夜深人静,月移花影上阑干。方巧菡再一次从外院踱回来,先去看过睡熟的女儿,然后摇着团扇朝隔壁卧房走。

打发丫头们都睡下,她换了寝衣来到轩窗前站着,别起窗纱,任由凉习习甜丝丝的夜风吹拂披散下来的满头青丝。

轩哥哥怎么还不回来?

心里生出几分焦躁。他应酬多,她对他也是放心的,可有时候从他身上嗅到沾染的脂粉味儿,虽知道那是欢.场女子为了讨好客人故意挨蹭所致,到底心里不怎么好受。

经常串门子的荣夫人,时不时地分享“驭夫”经:“奶奶千万别不当一回事,真不能马虎大意!呃,大家当然知道秦大人心里只有奶奶你一个,旁的女子,那是正眼都不瞧一下。可万一有那成心攀附的女子,装出蒲苇藤萝菟丝花一样的柔弱样儿,将他灌醉了......咳咳,事后哭诉一番,说得要多可怜有多可怜,什么只想给奶奶做使唤丫头之类的,你待要如何?就算秦爷硬着心肠不要,奶奶你想,这心里膈应不膈应。”

荣夫人的建议是,要她在秦正轩身边安插自己人,不行就把石头收买了。还得意洋洋地说:“我家老爷就是这样!几个小厮我都给一份额外月例,他哪天去了哪家酒楼,叫了几支小曲儿,我一清二楚。但凡孟浪一点儿,我都要他好看!”

方巧菡怔了怔,“这……荣大人他知道了,会不会跟夫人您口角啊。”

“哼,他敢!”荣夫人立即叉成一只茶壶,瞪着眼道,“看老娘不打断他狗腿。有道是,女人不硬,男人不软。奶奶千万记住我这八字箴言。”

风止了,方巧菡意兴阑珊地摇着团扇。硬,怎么个硬法儿?她相信轩哥哥,安个“细作”干什么,轩哥哥就是不生气,也会伤心的。

不过......

团扇摇得大力了些。孩子他爹怎么还不回家呢?!也太叫人牵肠挂肚了。

院子里的灯笼熄灭了,倏忽之间,房内那盏琉璃灯竟也暗了,只有朦胧月光透过扇形轩窗洒在盼郎归来的少妇身上。

方巧菡回头望向妆台。琉璃灯盏的油可是新添的......

正诧异间,一阵冷风从后袭来,眼前一黑,柔软的腰肢被铁臂般的手钳住,双唇也被凉冰冰的大掌捂住了,整个人动弹不得。

方巧菡被凉气激得一抖:“你、你是谁?我家、我家资财丰厚,你,你放了我,我什么都给你。”

颤抖的声音透过指缝传出来,愈发显得说话之人娇弱,听在侵入者耳里,反倒更激起掠夺的欲.望。

那人并不应答,只听呼吸沉重,明显是个男人。

见他还不说话,方巧菡吸了几口气,想了又想,加上几句:“我丈夫快回来了,他武功高强、雄壮勇猛、嫉恶如仇、广有人脉,对我又宠爱无比,倘若知道你这样待我,一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”

身后男人怪笑几声,依然不说话,左臂还是那样禁锢着她,右手却从她嘴上松开,放肆地在其余各处游走。

身后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,腰间的手臂变得炙热,身后的贼人将她贴得更紧,她感到他的身体已经变得像烙铁一样滚烫,还听见了他吞咽口水的声音,好像垂涎欲滴,迫不及待。

方巧菡再也忍不住,掐了掐横在腰际的铁臂,恨恨地抱怨:“你这个登徒子!住手……住手呀!回来得那么晚还玩这一套!我不跟你玩了!”

“娘子又说错了。”秦正轩终于开口,暗哑嗓音带着浓厚的情.欲,“你一连用了那么多词儿,怎么就是漏了形容相貌的话呢,比如面如冠玉风流倜傥之类的。哥哥等得好心急。”

“......有你这么自卖自夸的吗。”

最近秦正轩不知怎的突发奇想,玩起了这种入室歹人的把戏,说要增加闺房情.趣。每次都要她在他扮的“歹人”跟前把他吹嘘一番,说得他满意了,才会放过她,然后——

兴致勃勃地对她进行饿虎扑食,折腾到快天亮。

真气人,这是他哪个朋友教的,下流死了。

秦正轩低声笑道:“乖娘子,知道你等相公等急了,哥哥这不是回来了吗。一回来看见你站在窗前等我......”

他把声音放得更低,轻咬她的耳垂含糊道,“哥哥就兽.性大发。”

“滚,以后不许玩这么下流的把戏。”

“好,娘子说什么我都答应。”秦正轩已将她下裳拽掉,熟练无比。

“唔,你这个恶徒......说了不跟你玩了......”

男人热情如火,嗓音沙哑:“乖娘子,哥哥人在外头,心里面想死你了,看你等得眼巴眼望的,是不是也想我呢,嗯?说,想不想哥哥这样疼你?喜欢吗?……”

“我、我才不说......唔。”

她双手无助地抓着窗格,一双溢满春波的大眼睛盯着窗外,生怕有下人经过,看见他们此时的样子。想要阻止身后贪婪夫君的狂野进犯,可是那低柔娇弱的声音,明明就适得其反,火上浇油……月光温柔,戏水鸳鸯比翼交颈,仲夏凉夜春.色无边。

秦正轩满意地听着身前人儿压抑细碎的低.吟,垂下头去向她耳朵里灌入更多污得不可言说的私密话儿。

掺杂着酒味的热气侵袭耳孔,躲也躲不开,无比邪恶的话语好像不轻不重地啃啮着心尖一般,方巧菡又羞又恼,听也不是不听也不是,嗓音都颤了:“你你你……住口,都打哪儿听来的。”

秦正轩坏笑,“娘子要听不下去,就堵住哥哥的嘴好了。”

她无奈地扭过头,被他急急吻住。

酒意勾人欲,每到这时他就格外狠,房里每个能利用的地方都被他利用做“战场”,将她榨得一丝两气,他才堪堪鸣金收兵。

“还没够?”等两人清洗毕重新躺下,秦正轩见方巧菡欲言又止便邪笑道,“想要就直说,哥哥对娘子从来不吝啬。”

方巧菡枕着秦正轩的胳膊,伸手去他耳朵上轻轻扭了一下:“讨厌。人家跟你说正经的。”

秦正轩捉住她的手轻咬:“我听着呢,大宝贝儿。”

这是他对她的新称呼。从前是“宝贝儿”,有了女儿之后,他就叫她“宝贝儿”或者“大宝贝儿”,管他们的女儿叫做“小宝贝儿”。

秦正轩把小姑娘宠上了天,得空就抱着不撒手。孩子小的时候,什么拍奶嗝换尿布换衣服洗澡,他统统都会;大一点了,就扛着小女孩骑在脖子上满四里逛,笑称自己是女儿的坐骑。方巧菡的体质确实不易怀孕,问他急不急着要儿子,他笑嘻嘻地说,儿子女儿都是天意,该有就有了,哥哥不着急。

方巧菡想到这里,唇角弯了弯,放柔声音道:“轩哥哥,你以后不要回来这么晚了。”

“好的娘子,我记住了。”

“嗯,还有啊,你但凡……去到那种场合,不许让别的女子近身。我担心你......”

没说完秦正轩就激动地接过话头:“宝贝儿是吃醋了吗?啊!我不是做梦吧。”

他的娘子从来都懂事,懂事到他有点害怕。从前在马家村,他也出入青楼,巧菡是知道的,却从来都不问他。不过,那时她小,也许不懂。可后来她长大了,他也没少去这些地方,乃至是现在,她还是不过问,这也太贤惠了些---

该不会是不在乎吧?苏赫勒曾告诉他:“女人没有不吃醋的,吃醋表示她在意你。我知道大夏女子以包容贤惠为美德,生怕被人传善妒。嗯哼,不客气地说,这些要求是与女人的本性相悖的,如果她能包容到那般境地......哎呀,我亲爱的朋友,在我看来,也许这位女子不够爱她的男人。”

所以,巧菡到底是太贤惠了,还是......秦正轩越想越害怕,想不透的时候索性不再钻这个牛角尖。哎,她心里有他就好。哪怕她爱他没有他爱她多。

现在,巧菡表达不满了!她吃醋了!她也是同样在乎他的!开心、开心!

看着秦正轩乐得像个傻子,方巧菡哭笑不得:“轩哥哥,你怎么了?人家问你呢......”

“我知道了,宝贝儿,我都听到了。”秦正轩搂紧妻子一通狂吻,“你怎么不早说!哥哥一定注意。以后只有你一个女子能靠近我,啊不,还有咱们家的小宝贝儿。”

方巧菡感动地搂住他的脖子,“谢谢轩哥哥。你不嫌我烦就好。”

“怎么会!哥哥喜欢都来不及。娘子,以后心里有不高兴的可不许憋着。什么都告诉相公,嗯?”

“知道啦。你也是。”

激.情澎湃之下,秦正轩又压了过来,方巧菡低叹一声,顺从地回吻他。

望着他深情凝视的眼睛,她对他露出甜美的笑。

她想她对荣夫人有话说了。

彼此关爱、信任,及时谈心。这才是夫妻之道呐。

《这次,娇宠一生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第一抓机小说小说网更新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第一抓机小说!

喜欢这次,娇宠一生请大家收藏:(m.001zj.com)这次,娇宠一生第一抓机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武印大陆 全球灾变:我在避难所升级很稳 神雕之芙面桃花 绝对偏宠 地球崛起 超神学院之时空穿梭 异界召唤师 我是大军阀 星际饲养员 独宠催眠小萌妻 替婚妻不可欺 仙萨 黑萌进化史 开局补签十万年之下山就是皇祖 谁家天下 极品贴身狂少 医生世家 这膝盖我收下了! 晨星越星辰 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
经典收藏 心机美人 娘子为夫饿了 神医废材妃 随机人生路快穿 杀妻证道后我拜前夫为师 穿成农家子考科举 我恨Tom 拯救恶毒女配(gl) 总有人类要投喂我[末世] 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 闺秀之媚骨生香 魔教卧底每天都在露馅 女配不想让主角分手[穿书] 神格窃取[综主希腊] 傲视苍穹:芊般宠爱 都市祭灵师 清穿温宪的团宠生涯 大佬她一直在作死 女配她一心向道[快穿] 我的魔法连接地球
最近更新 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 太子失忆后被我拱了 美人与权臣 科举兴家:唐瑾他天生好命 后宫之路 废柴逆天召唤师 神医狂妻:国师大人,夫人又跑了 慵来妆 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 嫁给迂腐书生 娇宠农女(重生) 继母难为 继房嫡女 白月光是假的 妖妖不可欺 神魔之玥上为尊 快穿之最渣前女友 他的冲喜小娘子 腹黑王爷傲娇徒 穿成炮灰配角的奶奶(快穿)
这次,娇宠一生 萧洛洛 - 这次,娇宠一生txt下载 - 这次,娇宠一生最新章节 - 这次,娇宠一生全文阅读 -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